|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陽谷坡里莊暴動回憶

陽谷坡里莊暴動回憶

關鍵詞:陽谷坡里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陽谷在線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zhz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113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陽谷坡里莊暴動回憶


      申伸銘


      一、進占教堂


      九二七年農歷臘月二十三日 下午,我從聊城騎毛驢子回家,走到郭店電北二里許道旁,忽然閃出一人,攔住我騎的驢頭,一看是楊耕心(字一齋)同志。他悄悄地對我說:“昨天晚上坡里打響了,正等你,我們一同去吧!”這本是中共魯西縣委早決定了的,由聶子政、孫大安和我,還有郭慶、江宋占一等同志進入暴動起義部隊工作。我倆先到梨園王筱湖同志家。王筱湖同志是黨的得力聯絡員,他家已成了聯絡站。當晚,我和楊耕心、王筱湖二同志一-起進入教堂。我留在教堂工作,王、楊二同志因另有任務離開了教堂。


      我們進入教堂,韓建德等人,還有早已進入的聶子政等同志都來相見,親熱異常。我是第一次見到韓建德的,這人年約三十多歲,戴一平頂式的灰氈軟帽,舉動利落,談話穩重。另一位首領王朝聚,濃眉大眼,身材魁偉,年約四十來歲,但常叫韓建德“二哥”。他說起話來干脆痛快,聲若洪鐘,不是“瓦肉英雄”,就是“梁山好漢”.參謀長程宗岳思路清晰,


且懂文字,他自己雖寫不成文章,但善于出主意。另一個紅槍會首曹萬年,也有些名氣。還見到韓的一位得力武士楊萬奎
年紀二十三、四歲,圓腰大眼,兩把匣槍,總不商身由聶子政同志提議把組織建立當晚,一些骨千分子聚攏來,由聶子政同志建議把組織建立起來。大家一致推舉韓建德為司令,總領一切,特別是軍事作成任務。王朝聚被排舉為副同令,程宗岳為參謀長,聶子政同志負責政治(政治部主任),孫大安同志負責軍事 (軍事部主任),我負責宣傳兼韓建德的機要秘書。


      我進入教堂后,工作很緊張,無暇多問進占教堂的詳細情況,只知道大致情況是:舊歷臘月二十二日晚上,韓集中好幾十名弟兄,各人帶著短槍,暗插在衣內。大家扮作四鄉教民去教堂作析禱。當洋教士在臺上宣布開始祈禱時,出其不意,韓等隨眾起立,幾個壯漢突然搶上臺去,亮出匣槍,先把洋教士綁了,宣布起義軍占領教堂!教堂內外大小門口、出口早已派人把守除洋人外,普通百姓統統放出。接著搜查教堂,共捕有洋人男女(教士和修女)共七人,一一上綁,禁閉起來。之后搜查槍支彈藥,原來估計有千余支槍,實際上只搜出幾十支。我們進占教堂的計劃成功了,嚇壞了官府和土豪劣紳,轟動了魯西北各縣,遠及省會濟南及直隸(河北省)大名府。自前清以來歷史上的許多“教案”,在北洋軍閥政府的反動官僚們心目中余悸猶存,現在我們又占領了教堂,綁了洋人,他們便視為天大禍事,嚇得驚惶失措。


   二、起義軍的政治措施


黨派我和聶子政、孫大安三人在坡里工作,首要的是肩負政治上的使命。孫大安同志是黃埔四期步兵科出身,使得一手好大槍,可惜到教堂三天就病倒了,不能不回家休養。聶子政同志,是黃埔四期政治科出身,我倆朝夕與共,計議各事。在軍事作戰方面由韓建德全面負責。我們了解,韓建德是愿意跟共產黨走的,起義中,他的部下表現也好,這一點我們是放心的。問題是我們怎樣貫徹黨的政治主張,具體的講要做些什么工作來擴大起義成果,推動這次起義向前發展。我們主要做了兩件事。首先是發布告,闡明我們的政治主張。記得是叫作“告民眾書”。我們用墨筆抄寫了幾十張,貼在四鄉通行要道上,轟動了一時。反動的北洋官僚東臨道尹陸春元,見到就下令撕掉!案婷癖姇贝笾掠幸韵聨c: (1)在軍閥與帝國主義互相勾結下,兵匪遍野,騷擾地方,民不聊生;(2)貪官污吏、土豪劣紳,挑詞架訟,倚勢欺人,苛捐雜稅,重利盤利,貧苦人民不得活命;(3)兵匪騷擾,拉夫、抓丁、出大車、抬擔架,大軍過境,要糧、要錢,送水送飯,甚至霸占民房,侮辱婦女。號召貧苦大眾,要一致奮起反抗,打倒軍閥,打倒貪官污吏,打倒帝國主義,打倒洋奴、賣國賊;(4)廢除苛捐雜稅、高租高息,減輕人民負擔;(5)最后提到要建立民選的縣政府,開放民權,使人民有真正的發言權、監督權等等。
  其次是在教堂開倉放糧。一則是號召廣大群眾跟我們鬧革命,二則是表示我們決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土匪,用實際行動表明我們是要進行一場真正的革命,以便擴大我們軍事上和政治上的影響。農民是最講實際的,我們這樣做,他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教堂內外,四鄉群眾歡欣鼓舞,拍手叫好!反動官僚陸春元又驚又怕,認為這決不是什么土匪兵匪鬧事,而是“赤黨倡亂!”教堂內糧食很多,在北樓房子里堆得滿滿的,估計有幾千或上萬石。我們把糧食運到教堂外打谷場上,鳴鑼招呼群眾,前來領糧。頭一天,前來領糧的群眾不多,一天只放了幾十石,第二天來的人多了,第三天人多得擁擠起來,場面很是熱鬧。為照應這事,我們派了四、五十人,另外還派一小隊武裝士兵在場外警戒;又由聶子政派出宣傳員若干人,在放糧現場做口頭宣講。這時,熱血青年報名參軍的陸續不斷。我們三天時間放了大約幾百石糧食,還準備擴大。大家正在高興的時候,到第五、六天頭上,來的群眾忽然減少,后竟至斷絕。后來我們得知東臨道尹陸春元聽說放糧事大怒,趕緊調兵遣將,把東臨道二十九縣的軍警團隊都抽調來,開始攻打教堂,斷絕了內外交通。教堂周圍村莊被封鎖起來,放糧不得不停止。于是,我們就和官軍展開了二十多天的攻守之戰。


      三、 邊打邊談


      我們占領教堂后,兒天之內陸續進來千多人,絕大多數是桿子槍(土匪)。我們鳴鑼打鼓,虛張聲勢,號稱一萬,外人也多不知底細。陽谷縣知事張某,是個鴉片煙鬼,本來多病,因坡里義軍起事,他遭到頂頭上司陸春元的斥責,一時驚慌,上馬不慎,拌死在地。陸春元頻繁調軍,又勒令各縣民團助戰,駐滿了教堂四外村莊,把教堂團團圍住,估計不下四、五千人,從春節后初四、五起,開始了對教堂的進攻。各縣的民團,人數雖多,但戰斗力不強。官方進攻教堂打前鋒的是陽谷縣的警察大隊。一 -天傍晚,警察大隊沖到教堂寨邊,來勢頗兇,可是教堂內義軍突然出擊,將敵攔腰截斷,首尼夾攻,一戰將故戰敗,該隊大隊長郭某被生擒。起義軍首戰告捷,大家熱烈歡呼,其余的縣隊和民團聞風喪膽,更不敢靠近教堂了。


      官軍首戰失利,陸春元和地方上的紳士商議,企圖以官祿作誘餌,找人游說講和,提出所謂“收編”。當地有個著名的“青皮"(即地方混子,流氓頭兒叫盛思本,這人能說會道,交游較廣,認識一.些匪首,說票、架案什么都干。他自報奮勇,對官方說他和韓建德有舊,是好朋友,保能說他歸降。一天上午,盛思本提著點心,果匣和幾條上好香煙,直奔教堂要見韓建德。事也湊巧,韓建德正在寨外道口查崗,被盛思本看見,趕忙上前,親熱地向韓說:“兄弟!難得見,我來遲了!苯又峙豕缓拖銦,說:“小意思,先上個面’(黑話,賞臉的意思)吧!”韓建德為了洗刷匪名,最嫌惡人說匪語黑話。盛思本此來奉命談收編,是韓意料到的,盛的黑話更觸起他的怒火,連話也未答,就槍把盛打死在道旁。 能說會道的盛思本,就這樣結束了體的使命。


      一計不成,陸春元等 又商議請位負有眾望的人去講和,公推陽谷縣教育界前輩訾蘭齋先生作為地方公眾的總代表,率鎖一些談判代表往坡里教堂講和。他攜有官方的收編方案,但他個人的主要想法卻是“只要不打仗就好”訾先生事先通知韓建德,說他前來說和。我們是他的學生,都知道訾蘭齋是位好好先生,在地方上確有眾望,是不能和盛思本一樣對待的。訾蘭齋來時,韓建德親自率隊歡迎,并荷槍實彈,以示成武。在形式上,盡量做到有禮貌些。我們認為,“收編”是談不上的,可是借此公開我們的政治主張,擴大我們的政怕影響倒是個機會,


      談什么, 怎樣談法?事先已與韓建德商議好,我們是不便出面的。訾蘭齋到后,山韓建德接待,王朝聚作陪,楊萬奎隨侍在側。在一張桌前大家落座,很象個樣子。我從樓上窗前,望見訾等進教堂時,我們武裝列隊歡迎的情景,訾顯得有些緊張。他們離開時,韓又列隊歡送,訾蘭青面帶笑容,好象很滿意,我就料到這戲演得還不錯。什么“和淡”、收編”,全是些屁話會上差不多全是韓建德在講話,他聲達戶外,大罵陽谷縣的負官污重,土豪劣紳。王朝聚也加上些話。訾蘭齋本來口吃,是不能多講話的老實人,官方囑托他的收編方案和價碼這時也拿不出來了?墒侨罕姷暮袈暫推鹆x軍的聲勢,卻給訾等上了一課。聽說事后訾對人說,“坡里這桿人不簡單,非同小可!"我和程宗岳在事前還準備了一篇公函,其中厲舉具政敗壞,貪污腐化,苛捐雜稅,土劣橫行,


重租高利,民不聊生,并指名道姓舉出實例,要求清陳罷免。還要求立即實行民選縣長,改革縣政等等。這些政治要求,明知辦不到,但可以起到政治宜傳作用。這個公函由韓建德面交訾先生。


      元宵節后,陸春元見收編不成,教案不得解決,加之張宗昌催逼,便請求派遣正規軍武力進剿。節后不幾天張宗昌派來裝備有鋼炮、迫擊炮、機關槍的邢旅來到陰谷。形勢一天一天地緊張起來,大戰有一觸即發之勢。


四、大風夜里撤出
孤立的教堂據點,被圍已二十多天。所請南軍北進毫無動靜。魯西南的大桿子頭薛傳峰的匪軍,聲稱要北上,實際仍在曹、濮及豫北滑縣一帶,尚無北進模樣。楊耕心同志、王筱湖同志以及宋厲華同志的任務是在外聯系外田武裝,收繳地方槍枝,擴大我們的政治軍事影響。楊耕心同志在大年夜晚以給韓建德拜年為名,發動村內外若干貧苦農民首先收繳了九都楊地富們的十幾支槍。但他父親楊蘭亭知后,認為他給本村惹禍招災,把他禁閉起來,使我們失去了一個得力的臂膀。王筱湖、宋厲華同志等雖也掌握附近村莊一些紅槍會及武裝群眾,但因為教堂外圓被官軍隔斷,也難以應援。張宗昌的邢旅來聊城,增強了陸春元的力量,進則勢在必行。我們拿教堂這幾個洋人作人質,使陸春元有所顧忌,但決戰的局面是定了的。再說王朝聚、曹萬年聯系進來的“紅槍會”員,成員都是些農民,雖已加入到我們的行列中,此時也不免思想動搖,急于想回家種地。綜觀形勢,我們人少勢弱,孤立無援,教堂雖說堅固,也難以持久。因此,根據我們早已擬定的決策,準備拉出去打游擊,在南北軍閥混戰中,再乘機發展。?


      元宵節后,官軍進逼步步加緊。四、五天后,邢旅進駐東南一個小村子,不時以火炮、機槍向教堂射擊,有時一天連續進攻數次,弟兄們傷亡日見增多。一次我到寨墻上觀察,一顆炮彈從頭頂飛過,轟然聲就炸毀了垛口。又有一天上午,炮彈擊中了我們議事樓上的墻壁,炸開幾條大裂縫,幸未傷人。在一個大風天夜晚,黃沙漫天,對面看不見人。那位南方師爺特地跑來對程宗岳、韓建德、王朝聚還有我說:“我占了一卦,今天撤出大吉!蔽覀儙讉人都是不迷信的,微笑著沒有作聲。不過,在大風夜撤出,倒是個好時機。我們撤出決心已定,只待韓建德下令了。王朝聚口快,說:“當年瓦崗寨也有這著, 我這個程咬金也坐不了幾天,拉出去就拉出去吧!先拉到大名府,那兒我還有不少桿子槍呢!眳⒅\長程宗岳從他煙鋪上立起,手里拿著煙槍,用力一揮說:“今晚從寨北撤出去!”可惜這個具體日期我想不起來了。


      教堂的地勢是東、南、西三方都有小村子,靠近教堂寨子,只有北面是-片平川沒有村落。敵人不敢從北面攻擊我們,總是從東南方憑借村落民房的掩護,一步一步地過近我們。我們為了安全撤出,做了這樣的部署:將洋人綁在馬上,老弱的先走,前邊派出得力的尖兵穩步前進。另派- 小部較
強的戰斗部隊,乘黑夜出寨,向東南方向出擊,喊聲要大,槍聲要緊。同時還準備了幾只洋鐵筒,放進鞭炮,燃著乒乓作響,與槍聲混在一起,表示我們在大舉反攻。平時,敵人是白天進攻,晚上很少進犯。這次我們發動佯攻,是為了迷惑敵人,掩護我們撒走。敵人知道我們無力進攻他們,未做怎樣還擊,我們就在這樣佯攻的掩護下,大隊人馬從寨北撤走了。


        起義軍連夜向西北急行,午夜過了堂邑,到達冠縣縣境。在途中,韓建德下馬拉著我和聶子政同志說:“看來我們是要長期打游擊了!彼中χf:“你倆是不慣拉桿子的,跟著我們都不方便,起不到多大作用,你們回去先向聊城黨機關作個報告,看下一步怎么辦!蔽覀兙o緊握手,互道保重作別。我和子政趁夜折回,趕至天亮到了堂邑,中午轉到聊城。到姚家園子去找趙以政同志。他一家都搬走了,沒能找到。我倆暫時各自回家,等弄清各方面的情況,再做打算。后來,黨組織通知凡參加坡里暴動的同志,各自離開原地。我便和楊耕心同志一起隨同逃往關外的難民轉到了東。


      后來聽說韓建德從冠縣繼續西撒,到達大名一帶。當時直隸督辦褚玉璞接到張宗昌的電報,對韓建德進行兩面夾擊,起義軍被打垮。坡里暴動遂告失敗。


坡里暴動雖然失敗了,但在魯西北卻播下了革命的種子。多少年來,始終為魯西北群眾所稱頌。我現在依然想念當時參加坡里暴動的同志們十分緬懷先烈們的高風亮節!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陽谷!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17353827040 傳真: 郵箱:1004019108#qq.com
地址:山東省陽谷谷山路 郵編:252600
Copyright © 2004-2019 臨清掌上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京ICP備09021873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云南时时彩走势